抛弃荣华归家的鲍君徽最后结局怎么样?
趣历史 责任编辑:Cls 2018-12-12 11:04:46 牛僧孺 唐宣宗 唐武宗 唐文宗
  一辆宫车渐行渐远,回望繁华的京城,遥遥映入眼中的亭台楼阁,犹如浓淡相宜的水墨画,深深地印在脑海里,昔日的荣华富贵、锦衣玉食终成过眼云烟,盈盈握于手里的是散发着墨香的书简,随风潜入脑海里的绮丽散淡的诗句。

  坐在车中的鲍君徽终于收回遥望的目光,眼波流转间有泪珠滚动,她努力压抑着自己,在这花红柳绿的三月,在这迢遥颠簸的羊肠小道上,往事如烟萦绕于心头。

image.png

  唐朝天宝年间,战乱频繁,生逢乱世的鲍君徽,虽然出身于贫寒之家,但因是家中独女而颇得父母喜爱,喜读诗文的母亲对她更是宠爱有加。

  柴门小院掩映在竹林丛中,绿意葱茏的葡萄藤爬满草堂,聪明伶俐的鲍君徽,坐在小小的石桌前,一笔一划抄写诗词,母亲坐在她身边缝补衣物,清风袭来,吹落几许花瓣飘落在案前,调皮的鲍君徽悄悄把花瓣拍在脑门上,转而抬头望向母亲,母亲嗔怪着。

  吱呀的柴门声响起,田间劳作的父亲扛锄归来。

  如此纷乱的尘世间,鲍君徽却恰似生活在世外桃源里,无忧无虑的童年以及诗词歌赋的浸染,将鲍君徽雕琢得清秀宜人。

  而及笄之年的鲍君徽更是超凡脱俗,举止优雅,只是这般标致的才女,栖身于乡野之中,终免不了嫁入凡俗之家。

  鲍君徽的婚姻平淡且平凡,夫君只是一介村夫,给予她的只是温饱,而她的才华也淹没在柴米油盐的琐碎之中,多少无奈只能在诗词中倾诉:“枝上花,花下人,可怜颜色俱青春。昨日看花花灼灼,今朝看花花欲落。”

  生活的沉闷与平庸,虽然消磨着鲍君徽那颗玲珑剔透的心,但对文字的喜爱,让她常常于烟火凡尘间,捕捉每一朵花开,每一棵草木的萌生,每一只燕子的呢喃,诸多曼妙美景凝聚成诗句:“莺歌蝶舞韶光长,红炉煮茗松花香。”

  窘迫的困境以及闭塞的村野,在心思灵巧的鲍君徽眼里,依然是活色生香的。

  然而,如此寻常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,鲍君徽的夫君不幸早逝,守寡的鲍君徽无所依靠,不得已搬回到父母家中。

  虽然婚姻生活并没有为鲍君徽带来多少欢乐,但在最美好的年华里遭此打击,纵然是禀性坚强个性独立的鲍君徽,也无可避免地陷入忧伤之中。

image.png

  颇有才识的鲍君徽毕竟不同于小家碧玉,她很快从诗书中得到慰藉,无数个漫漫长夜,鲍君徽手持书卷秉烛诵读,奇文妙句常常让她心神俱爽,从而忘却自身的伤痛。

  彼时的唐朝,因为唐德宗削藩而引起战乱。

  虽然居于乡野,但饱读诗书的鲍君徽并没有局限于吟花诵月之中,在兵荒马乱的年代,透过狼烟四起的战火,她能敏锐地捕捉到,处于战乱中的离人们,是多么的思念亲人思念家乡。

  “高高秋月明,北照辽阳城。塞迵光初满,风多晕更生。征人望乡思,战马闻鼙惊。朔风悲边草,胡沙暗虏营。霜凝匣中剑,风惫原上旌。早晚谒金阙,不闻刁斗声。”一首《关山月》道出无数征人对家乡的思念,以及对艰苦战争的无奈。

  鲍君徽的这首边塞诗,也如朗朗明月映照到刀光剑影的军营中,而正被叛军追得四处逃亡的唐德宗,也在不经意间读到这首诗,这位命运多舛的皇帝,在颠沛流离的逃亡途中,无暇顾及其它,却记住了才华不逊须眉的鲍君徽。

  桃花朵朵点缀了荒草漫漫的山坡,随风飘来的花瓣落入湖水中,水波粼粼胭脂点点,远望红妆饰碧水,近嗅芬芳氤满塘。

  崎岖山路上,几辆宫车慢慢驶来停在门前,拍门而入的太监惊动了正在赏花宜景的鲍君徽。

  原来,平定叛乱的唐德宗回到长安,感慨之余忆起征战时读过的《关山月》,想起才情满腹的鲍君徽,于是,一道圣旨宣她进宫任内学士,教授妃嫔吟诗诵词兼与侍臣联诗唱和。

  虽说父母在不远游,怎奈圣旨已下不能违背,况且鲍君徽也在心中有着小小的渴盼,曾闻宫中有宋氏姐妹,皆是才貌俱佳的女子,也是以学士之身份入宫,德宗对她们礼遇有加,鲍君徽也想借此机会见见世面结交知已。与父母洒泪而别,鲍君徽入得宫中。

  宫廷里的繁文缛节虽然让她有些不耐,但高大巍峨的宫殿,雕栏玉砌的庭院,奇花异草的园林,以及华美的服饰深深地吸引着她。宋氏姐妹与她惺惺相惜,德宗皇帝每每与大臣们酒宴之后,便会宣她诗词唱和,她的才情得以施展。

image.png

  鲍君徽的诗词风格沉静典雅,读来清新古朴,仿佛冬日里的暖阳,散发着淡淡的馨香。德宗皇帝颇为喜爱,每每加以重赏。

  居住在豪华奢靡的后宫中,衣食无虑且养尊处优,这样的生活,是多少人企盼却又不可得的呀。可是,日子久了,鲍君徽的心里却滋生出丝丝的无奈,因为在这森严的宫殿里,有荣华富贵、华服美食但却没有自由,没有柴门小院的纯朴,没有亲人邻里的问候,就连写的诗歌也变得浮华而没有任何韵味。

  又是一个歌舞升平的夜晚,麟德殿内觥筹交错,德宗宴请百官,喝至酒酣耳热之际,宣鲍君徽填词相庆。

  眼前的浮躁与喧闹让她很无奈,却也不得不打起精神笑脸相迎,为德宗歌功颂德:“御柳新低绿,宫莺乍啭娇。愿将亿兆庆,千祀奉神尧。”应景的诗作读起来晦涩无灵性,但却能赢得众人的追捧,这让鲍君徽烦恼至极,而离宫归家的念头如草疯长。

  步出热闹喧哗的宫殿,一缕清风微微吹来,鲍君徽不由得吟出“不如尽此花下欢,莫待春风总吹却”的诗句来,曾经在清风朗月的夜晚,独自花下徘徊,虽然孤独时时侵扰,但却身心气爽无所羁绊,而彼时的自己,犹如一朵山野之花离开了土壤,纵然芬芳也会渐渐枯萎终至凋零。

  鲍君徽不想此后的人生,困顿于华美冷漠的宫廷中。

  而宋氏姐妹则极力挽留她:“人到中年,容颜衰老,出宫也是混迹于乡野村夫之中,不如留在宫中活得体面。”鲍君徽轻轻摇头拒绝了,质本洁来还洁去,不想被浮华遮住双眼。曾经琐碎的寻常生活,此刻在心里却是那么的亲切而温暖。

  且与清风花下欢,忍把浮名抛九霄。聪明的鲍君徽以“奉母养生”为由,几番“上疏乞归”终于获准。

  清脆的马蹄声,踏响了寂寞的归途,而坐于车中的鲍君徽,终于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  从此,世人只记得终老于宫中的宋氏姐妹,而忘记抛弃荣华归家的鲍君徽,但又如何呢,唯有鲍君徽知晓,快乐的人生,是携一缕清风与花缠绵,恣意而洒脱,那才是世间最美好的人生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
分分彩全天计划